返回首页|能源行业产品大典 人才市场 与我互动
中国新能源汽车频道
扫描关注能源界官方微信

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能源汽车 > 行业动态

电动汽车充电电价能下调吗

2017-07-12 09:51:30  来源:互联网  电动汽车  充电桩  电价下调   

“目前的运营电价偏高,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日前在某汽车行业会议中表示,目前公共充电领域的电费价格高昂并不合理。这一观点获得了在座的力帆实业总裁牟刚的认同,“电价直接影响到电动汽车消费者的购买欲望,运营电价过高也是我们力帆旗下的电动汽车分时租赁项目亏损的一大原因。”

此外,记者近日获悉,业内传言国家层面有进一步下调电动汽车充电电价的想法。传言是否属实?电动汽车充电电价确实太贵了吗?业内都如何看待目前的充电价格政策?记者向多位业内人士求证,并展开了调查。

充电电价将下调?发改委否认

就上述传闻,记者先后致电国家能源局和国家发改委求证。国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电价政策都由国家发改委统筹管理,所以无法作答。

随后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回应记者:“早在2014年国家发改委就已经发布了关于充电电价的优惠政策。至于电价政策调整的传闻,我们并没有制定进一步优惠政策的打算。” 由此可见,这一传闻并不属实。

据了解,国家发改委早在2014年7月就发布了《关于电动汽车用电价格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指出,对向电网经营企业直接报装接电的经营性集中式充换电设施用电,执行大工业用电价格。2020年前,暂免收基本电费。其他充电设施按其所在场所执行分类目录电价:居民家庭住宅、居民住宅小区、执行居民电价的非居民用户中设置的充电设施用电,执行居民用电价格中的合表用户电价;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公共停车场中设置的充电设施用电执行“一般工商业及其他”类用电价格。

据悉,在大工业电价、民用电价、商业电价中,价格最高的是商业电价,最低的是民用电价,而我国大工业用电实行两部制电价,由基本电费和电度电费两部分构成。

值得注意的是,《通知》中提到“2020年前,暂免收基本电费”。这就意味着,2020年以后,充电电费将进一步上调。

需要说明的是,消费者如果在经营性集中式充电站充电,不仅要缴纳相应的电费,还需缴纳充电服务费、停车费。《通知》明确,2020年前,对电动汽车充换电服务费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充换电服务费标准上限由省级人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或其授权的单位制定并调整。

《通知》还特别指出,支持电动汽车充换电设施用电执行峰谷分时电价政策。鼓励电动汽车在电力系统用电低谷时段充电,提高电力系统利用效率,降低充电成本。

同为充电桩,电费大不同

随着《通知》文件的下发,全国不少省市也制定了相应的地方充电价格政策。记者查阅文件后发现,针对经营性集中式充电站的电费价格,不同地区的政策也不同。

例如在北京,国网北京市电力公司所属电动汽车公共充电设施于2016年开始执行峰谷分时电价。充电价格调整为峰时(1.0044元/度)、平时(0.695元/度)、谷时(0.3946元/度)三类。

而在福建则并未实行峰谷分时电价政策。福建省物价局发布的价格政策显示,“对向电网经营企业直接报装接电的经营性集中式充换电站用电,暂免收基本电费、不执行峰谷分时电价,电度电价按当地大工业目录电度电价减半执行。”官方解释称,该举措主要为了“吸引各类资本投资建设充换电基础设施,推动电动汽车的推广和消费”。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省市地区间的电价政策不同,同一城市中不同场地、不同运营商的充电电价也不尽相同。

记者在“星星充电”APP上搜索发现,仅在北京市朝阳区内的电费价格就大相径庭。例如位于东方梅地亚中心的充电桩电费单价就显示为分时电价,电价范围在0.3658元/度-1.3782元/度。而在港澳中心的充电桩显示价格为全天候1.2元/度。

随后记者又在“小易充电”APP查询后发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华茂中心公寓地下停车场的充电站价格显示为分时电价,电价范围在0.39元/度-1.00元/度。而在北京市东城区东方广场停车场的充电桩则显示全天候充电费为1.89元/度。

北汽新能源充电部门副总监陈保江向记者解释道,目前国网、南网运营的充电设施电价和服务费价格是统一的,均按照当地标准执行;其他运营商一般按照充电设施所在场所物业方电费标准收取,服务费不超过各地区规定的上限标准。

某民营充电桩企业人士也向记者坦言,与电网公司不同,大部分运营商所用的电取自当地的物业公司,使用物业公司的电,一般价格固定且往往需要缴纳一定的附加费用。因此,运营商所购电价往往比较高,且没有调整空间,不具备按峰谷分时电价收费的条件。

“市场上的充电费用比较复杂,运营商只能根据不同地区充电桩的使用情况,通过调节充电服务费的方式来吸引使用者,加上场地停车费用也存在差异,对于终端用户来说,充电成本差别还是很大的。”上述人士补充道。

深圳万帮充电新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郑春峰则认为:“想要享受免去基本电费的大工业电价,运营商需向电网经营企业直接报装接电,拿到批文才可以走免去基本电费的大工业电价。如果没有拿到批文,要在商场建桩的话就要走较高的商业电价。”

向电网经营企业直接报装接电是否存在困难?郑春峰表示,只要按照正常的规章流程申报,拿到批文问题并不大。

如此电价让谁受伤?

于2014年起就开始实行的充电优惠政策,为何会让前文提到的两家企业老总觉得“不够优惠”?难道仅是一家之言吗?记者向多位业内人士进行了采访和求证。

记者首先对电动汽车消费者进行了采访,接受采访的消费者普遍反映,在公共充电桩充电价格较贵。

家住北京的周先生平日驾驶比亚迪E6出行。他表示,在小区还未安装充电桩之前,一直都在国网公共充电桩进行充电,此前按照统一的谷段电价加服务费,即1.2元/度的优惠电价执行。但从2016年6月15号起,国网北京市电力公司所属电动汽车公共充电设施执行峰谷分时电价。按照新的标准,北京电力公司公共充电桩含服务费的充电价格为峰时(1.8044元/度)、平时(1.4950元/度)、谷时(1.1946元/度),价格比之前确实上涨不少。周先生平时给车充电时间不确定,执行峰谷电价之后,觉得充电费用上涨不少,于是想办法在所在小区楼房的家中接出电源,安装充电桩进行充电,便可享受民电价格,即0.4733元/度。

而另一位家住北京的北汽新能源EU260车主李女士也表示公共充电站电价过高,最终决定在小区租用停车位上安装充电桩。“由于使用的是小区物业的电,价格是0.8元/度,并不能享受民电价格。”李女士表示。

记者随后采访了充电桩运营商,发现各家对电价的敏感程度并不同。

富电科技董事长庞雷向记者表示,“电动汽车主要给消费者使用,理论上使用民用电是最合理的,而不是工业电。”他补充说,欧美国家的电价体系更加成熟,波峰波谷电价差别很大。

“相较于商业用电,大工业电价算是非常优惠了。” 郑春峰告诉记者,站在运营商的角度来讲,电费直接由电网公司收取,运营商仅收取充电服务费,所以电价多与少并不影响到运营商的收益。“但如果能进一步优惠的话当然更好,因为可以增加车主前来充电的消费意愿。”

聚电网络科技CEO贾雪峰则表示,车企反映电价过高仅是一家之言,因为电动汽车的使用成本仅是燃油车的三分之一左右。“充电费用中确实包括电费,但是电价的降价空间并不能由桩企决定。”贾雪峰表示,“现在不是电价贵了的问题,还是充电桩太少的问题。”

记者还采访了分时租赁运营企业。环球车享汽车租赁有限公司首席市场官黄春华向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公共充电桩都是工业用电,通常电动车充满电需25度电,粗略以电费1.5元/度、服务费1元/度来计算,可以得出充电费用共计62.5元,这与A级燃油车的成本差不多。”

黄春华称,目前环球车享旗下租车品牌EVCARD主要是自建充电桩,电价大部分为1.2元/度-1.5元/度的大工业用电。“目前来看,电价在运营成本中占比不大,但也希望能降低电价,这有利于降低企业运营成本和消费者的使用成本。”

壹壹出行总裁王洋也向记者表示,确实有租车用户提出过“电价较高”的反馈。“从企业成本因素考量,电价确实偏高,我们希望在车辆运营中的充电成本能降低三分之一。”王洋补充道。

国内主流车企又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呢?陈保江告诉记者,车企当然乐于充电电价能进一步下调。“因为电价下调会直接降低充电运营商的成本压力,有利于充电产业的健康发展,也会降低车主的公共充电成本,从而进一步释放电动汽车的消费潜力。”

陈保江同时指出,公共桩充电相较家用桩在充电成本上确实是高出不少。“但即便是采用成本较高的公共

0
阅读全文

为您推荐

    暂无相关信息

友情中心